最近ufo事件 卫子戚和卫然塞冰块

没有拒绝的余地,童若箴与她同时进入新置的狭窄斗室。

“这里……实在很寒伧。”宋倩影把屋内唯一的一把椅子挪给他。“请坐。”

“你……怎么会?”童若箴讶异她所租赁的房子远比想像中狭小简单。

“以我们公司给你的薪资,这个……就算供不起华屋美厦,?也不至于……”

“你很惊讶?”宋倩影轻甩长发,苫苦一笑。“其实不瞒你说,我欠了很重的信用卡债,之前不懂管理财务,不但每月薪水都用光光,还预支信用只为贪图享用名牌的虚华……结果,突然被裁员——然后……几乎陷入绝境……”

很艾很黄有声音
一洞两根两人(图文无关)

“我懂。”童若箴了然地点头,接下去说:“现在的景况,就是你过去无知轻狂的苦果。你现在打算从这里东山再起?”

“呵,没那么伟大。”宋倩影抱起枕垫,在简单的木质地板席地而坐。

“总之,脚踏实地过日子啰!过去不懂事挖出来的大坑,除了自己慢慢填,还能怎样?最好笑的是——竟然‘有人’怀疑我接受不正当的‘金援’,倘若真行,还会在这里寒酸窝著吗?有人哪,说话不讲证据……”

放珠子play

赏他一个不谅解的眼神,宋倩影摇摇头,沉重叹气。“哎……不说了,人家吃穿不愁的富家大亨当惯了,哪能理解小小庶民为五斗米折腰的悲哀?”

“你拐著弯骂人?”童若箴微扬性格的下巴,似笑非笑的诡谲表情看她。

“知道吗?除了养育我的义父,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你——破天荒第一个。”

“哦?那么……我该觉得荣幸啰?”对于他挑衅的态度,她丝毫不以为意。

“呵,倒也不是。”童若箴当真喜欢她天不怕地不怕的坦荡,按照礼仪应告退离开的他,却挡不住她的吸引力,反而席地靠著她坐下。

“已经发生的事,懊悔无益。所谓‘亡羊补牢,犹来晚矣’。”童若箴收起尖锐的棱角,改以十分友好的语气。“工作上好好友现,公司不会亏待认真的员工。如果够努力,你很快就能脱离苦海了。”

“你这是在安慰鼓励我?”宋倩影怀疑地侧过脸,颇惊讶他态度转变之快。

“不然呢?”他投以含情的凝眸,定定瞅仕她的水漾晶瞳。

“你……”她无法言语,一下小心又沦陷在他深湛眼瞳中。

于是,他们陷入绵延的沉默,再无须任何言语,万千情意已传达无遗……

空气里只闻彼此的呼吸声,不列十五公分的近距离,一股无法遏止的渴望让童若箴不顾一切地靠向她的唇——

1 2 3 4 5 6 >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