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N男肉文小说 宝贝儿帮我含一次口述

林心正安慰着林跃,突然门铃响了,原来是霍凉山回来了。

刚吃饭的时候,保姆偷偷叫了霍亮山,告诉他刚到这里来了一个男人,听名字好像是霍亮的石头。

于是霍凉山甩开双手追了回来。

这时林跃又见到了他,但刚分开的谢完全不同了。

她甚至恨他,因为他把她和霍良石分开了。从头到尾,她都是男人的工具,是棋子。

她带着一种掩饰着憎恨的微笑问他。

“梁山,你回来了吗?”你不是说过你不回来吃午饭吗?”

霍凉山见她笑了,一愣。为什么感觉不对呢?

用力
用力(图文无关)

火亮石来了,没有理由不向她解释。如果她已经和他走了,她怎么能在这里如此安静地呆着呢?

这些天她都没有笑过。

“是的,刚忙完,回来陪你吃饭,还听你聊些什么。”

他说着,叫了张妈一声,张妈拿了一碗筷子送去。

“顺便说一句,我刚才在门口,看见有灰尘。

他边吃边问。

林跃先愣了一下,然后还是笑了。

“我妹妹不是客人吗?”

看到霍梁山盯着自己笑,林跃也担心自己的表现不够好,于是他又加了一句。

好大好粗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谢谢你帮我找到了妹妹。啊!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快乐。”

“哦,好吧,如果你愿意的话。吃的更多。”

霍凉山说,把一口青菜放进碗里。

这种自然的关心让林跃内心矛盾,他总是那么照顾她。

我不知道是因为我想利用她,还是我真的对她有特殊的感情。

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不希望他成为一个坏人,也不希望他只是利用她。

林心如吃着东西,突然觉得肚子有点痛,闷闷的,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她吓得要死,起身去了洗手间。

林跃见妹妹有些反常,也忙起来了。

“怎么啦,姐姐?”

“不知道,肚子疼,好像还有东西往下流,我去看看。”

林跃也惊慌失措,紧张地跟着上了厕所。

林欣见,很,其实是血,那红虽然不鲜艳,却是偷偷的,却也刺痛了她的眼睛。

只是月亮被拉长了吗?

她也是第一次怀孕,但她害怕得要死。

“快去医院,我和梁山陪你去。”

“好!”林鑫已经分心了。

两人从浴室里出来,林跃急忙到房间换衣服,一边请求霍凉山。

“我妹妹感觉不舒服。你能带我们俩去医院吗?”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一个小出血。带她去看妇科。”林跃也不想说太多。

1 2 3 4 5 >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