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短小说集 黄湿一片

“我们要去哪里?”隔日一早,言秀树背著深灰色登山包,坐上费安丽的红色小车,疑惑问道。

“去度假。”费安丽眼光赞赏地浏览过他全身。这家伙穿著白色衬衫、浅灰色牛仔裤,精神又帅气。

“那这只猪干嘛也要去?就我们两个不是很好吗?多载一头猪占空间又很耗油耶。”

“你有没良心?竟说我耗油!亏我当初还牺牲色相,提供情报给你把妹,现在得逞后就想一脚把我喘开吗?”耿之亮从后座勒住言秀树脖子,两个人才上车就开始瞎闹。

两根一起插进去是不是超级爽
最高级精油服务萝儿(图文无关)

“这样吧!我看我坐前座,让你们两个在后面好好打。”逸慈想打开门把,却教耿之亮给拦住。

“不可以。我才不要跟那个臭男人坐在一起。逸慈,我保证从现在开始会乖乖的。”

叹哧!安丽从后照镜瞥见耿之亮故作无辜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言秀树看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逗笑,酸泡泡冒不停。

谁才是把妹高手?搞不清楚啊你!要不是哥哥我心有所属,放过安丽姐姐,你言秀树岂是我耿某人的对子?哇哈哈……耿之亮得意洋洋地向他挤眉弄眼。

抬起她的腿便冲撞起来

耿之亮与孙逸慈当然不会想当电灯泡,更准确地说,他们也才刚刚恋爱,比言秀树更渴望两人世界。因此,安丽说好一起送他们去机场。

“去韩国?你们两个要去韩国?死猪哥亮,你什么时候泡上孙小姐啊?你们什么时候进展到可以一起出国啊?”好眼红喔。

“在你急著把安丽的时候。”耿之亮笑得好开怀。

“猪哥。逸慈小姐,身为猪哥亮的好友,我有句话要奉劝你,在你还没完全投入感情前,赶快重新考虑一下。”言秀树很认真地说道。

“刚好这正是我要对安丽说的。”耿之亮回他一枪。“安丽,我们什么时候也出国啊?去北海道好不好?听说那里是新婚夫妻的蜜月胜地。”输人不输阵,他也要跟阿娜答出国旅游。

“言秀树,本小姐在你心中就只值北海道一游吗?”安丽冷冷地说。

“哈哈哈,说得好!安丽,全世界就只有你能把这目中无人的小子吃得死死的,我们崇拜你,更敬爱你……”耿之亮开心到唱起歌来。

言秀树更闷了,但同时也很开心好兄弟能找到感情归宿,因为他自己很幸福,所以也希望身边的人能得到幸福;而他们一起坠人爱河,谁也不能亏谁,真是太好了!

送他们到机场后,车子一路往中部开,进了埔里,顺著婉蜒山路,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处僻静的乡间民宿。

1 2 3 4 >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