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雯的打针日记‘戈7疾苗 特别污特别黄

顾灵芝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在她的卧室里与叶成淑,在她的床上与叶成淑,她将给权子墨的拥抱。

这种情况,估计连叶成书都没有料到吧?

低头,扫了一眼将脸庞埋在她胸前的男人,顾灵色咬了咬牙。

在酒的帮助下,那个男人几乎把她的豆腐吃光了。

“喂,权子墨,你——”

“色妞儿,别说话。就让我抱抱你,抱抱你……”

被男人语气中的低沉所感染,顾灵色没有推开他。而是缓缓的将小手放在他的后脑勺,一下一下,轻轻的抚摸着。

第一次把女同学带到家里
第一次把女同学带到家里(图文无关)

“正确的儿子莫。”

“我很好”。

“你又不是没事。”

“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

看,性格又变得多么可爱附庸人,权威主人的固执,依然如故。

“我……我听了吴阿姨的话。大海曾经……她的你……”

我在脑子里组织了很久,但我说不出来。

“她有这样的结局,是她自己走出来的。我知道,怪不了叶承枢。”

以叶成书的性格,能给海妹这样一个结局,已经是他的容忍了很多。无论是海妹还是他都不应该要求更多。

地铁公车h文

每个人都知道叶成书可以从这位住在首都的老人身上榨取很多价值。无论如何,老人的价值是诱人的。但海妹要叶成淑杀了他,叶成淑真的杀了他。

叶承枢没有因为那老头身上的价值,就拒绝海姐儿的要求。对于海姐儿,叶承枢仁至义尽了。

让老人活着并不是一种从他身上榨取无限价值的方法。叶成书是用来装都城的一件重器。

当权子知道了叶成淑,不顾大家的反对,一定要杀了老头子,他猜到了,这一定和海姐姐有关系。何叶成书是个多么精明的人?他会放过一个有无限价值的老人吗?

绝对不会。

唯一能让叶成淑做出这种事的人是海姐姐,大家都不同意。

大家都知道那个老人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唯一希望老人死的人是海姐妹。

在所有人,包括叶震裘都反对的时候,只有权子墨站出来支持叶承枢的决定。不是他想要支持叶承枢,他只是想要完成海姐儿最后的遗愿罢了。

毕竟,他们的身体流着同样的血。

如果连海姐儿最后的遗愿都无法替她完成,权子墨会愧疚死的。叶承枢,也是同样。虽然,他跟海姐儿没有血缘关系。

“你们chengshu…我欠他一个人情。”

顾灵思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们不欠他。你已经帮助他很多次了。这次他会还你的。”

1 2 3 4 >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